柏拉圖:理想國 卷7:洞穴寓言

這是一個在柏拉圖最著名的著作《理想國》中的一個小故事。蘇格拉底給他的追隨者,格勞孔,講述的一則寓言,用來解釋“成為一個哲學家是什麼樣的體 驗?”(是不是要先說謝邀):

大多數人,包括我們自己,生活在一個相對無知的世界裡。我們甚至習慣於這種無知,因為這已是我們知道的全部。我們第一次接觸真理的過程可能會很驚 恐,大多數人又退回到從前的狀態。但只要你繼續追尋真理,終究會更好地把握它。事實上,你會更加需要它!現在在你身邊的人會認為你很古怪甚至是社 會的危險分子,這是也真的,但你不會在乎。只要你已經品嘗了真理,就絕對不會想要回到無知的狀態。


蘇格拉底對格勞孔說:

蘇格拉底:現在,我將畫圖說明我們的本性是多麼的開明或不開明:看,人類居住在一個地下的洞穴,洞口向著陽光,陽光可以照亮整個洞 穴;他們從出生就生活在這裡,並且四肢和脖子都被鎖鏈固定不得動彈,連來回轉頭都不可以,只能看到正對面。他們後邊的上面有一堆火,在這些囚犯和 火之間有一條過道,如果你仔細看,過道邊上還有矮牆,就像木偶表演者在表演木偶劇時擋住他們的矮牆。

格勞孔:我懂。


蘇格拉底:還有人拿著各種容器從牆邊走過,還有各種動物形狀的木雕和石雕,對面的牆上會有什麼圖像?有些人再說話,有些人沉默。

格勞孔:你展示了一個奇怪的畫面,並且這些是奇怪的囚犯。

蘇格拉底:像我們一樣,我著重重複一下,他們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以及別人的影子,就是火在對面牆上投射的影子。

格勞孔:是的,如果他們都不能轉頭,他們怎麼可能看到除影子之外的任何東西?

蘇格拉底:同樣的原理,還有人們搬動的各種東西的影子。

格勞孔:是的。

蘇格拉底:如果他們可以和彼此交流,他們命名的是不是他們面前的東西?

格勞孔:是的。

蘇格拉底:如果這座監獄有從牆壁傳來的回聲,他們會不會確信地認為他們聽到橋上經過的人說話的聲音是影子發出來的?

格勞孔:毫無疑問。

蘇格拉底:對他們而言真實存在的東西只有牆壁上的影子。

格勞孔:毫無疑問。

蘇格拉底:現在我們來設想當這些囚犯被釋放後會發什麼。當他們中的任何人獲得了自由可以轉動脖子可以走路,可以看到光亮時,他會感 到十分痛苦;刺眼的光芒會讓他苦惱,他看到的現實再也不是曾經熟悉的影子;當他聽到別人和他說話時,他會知道從前他看到的是錯覺,但現在他接近了 真實,眼睛看到了更加真實的存在,有了更清晰的視覺,他會如何反應?你可以想像他的長官指著過道上經過的物體問他那些物體的名字,他可能不困惑 嗎?他會不會認為從前看到的影子比現在看到的物體更加真實?

格勞孔:是更真實。

蘇格拉底:如果他被迫正視光明,他的眼睛不可能不感到痛苦,這將使他要轉過頭去,這樣便看到他之前所能看見的影子,他會認為這些影 子比那些現在被展示給他的東西更真實嗎?

格勞孔:當然

蘇格拉底:再來假設,他被不情願地帶上了山坡,強制他面向太陽,他難道不會痛苦和惱火嗎?當他看到太陽時會目眩,他也看不到任何現 在被稱為現實的東西